当前所在位置: 首页 » 肿瘤癌症治疗资讯 » 医疗资讯 » 国际专家证实草甘膦对人体的危害

国际专家证实草甘膦对人体的危害

浏览数量: 175     作者: 山东康途健康海外医疗印度直邮     发布时间: 2018-08-16      来源: 本站

国际专家证实草甘膦对人体的危害



      麻省理工学院博士Dr. Stephanie Seneff在台湾的一次演说中指出,自身免疫性疾病发病率与草甘膦使用量之间有着显著关系。此外,草甘膦可能破坏土壤微生物,降低土壤的固氮能力,是造成全球暖化的因素之一。 中国的农业生产中,除草剂农达的使用非常普遍。在中国很多省份,农达的市场占有率在50-80%,这意味着有数以亿计的国人在食用有高倍草甘膦残留的粮食。中国也是世界各国中,对抗草甘膦转基因大豆进口审批过程中,唯一不检测评估有毒草甘膦量对人类健康风险的国家。中国农民和消费者毫无保护地暴露在草甘膦的危害中。

康途健康



长期研究除草剂草甘膦对人体影响的麻省理工学院博士Dr. Stephanie Seneff10月24日在台达电发表演说,指出美国近年来逐年攀升的自身免疫性疾病发病率,与草甘膦使用量之间有着显著关系;她同时质疑,草甘膦可能破坏土壤微生物,降低土壤的固氮能力,是造成全球暖化的因素之一。

草甘膦被世卫组织列为“可能致癌物质”

草甘膦具有环境荷尔蒙效果,被世卫组织列为2A等级的“可能有致癌风险”项目,目前在台湾的使用作物范围非常广泛,柑橘果园、毛豆园、水田都在使用许可范围内。根据台防检局统计数据显示,去年草甘膦用量是所有除草剂之首,“用量大约是1300吨。”

虽然美国化肥及农产品制造商孟山都公司表示,草甘膦对人体无害,“但这不是真的!” Dr. Stephanie Seneff 指出,草甘膦是一种有专利权的杀维生物剂,甚至在2015年时被世界卫生组织列为“可能致癌物质”。意大利也在今年8月发布命令,禁止在人多及身体较嬴弱者常聚集的地点使用草甘膦。

Dr. Stephanie Seneff 更进一步提出草甘膦影响生物体的案例:根据法国学者研究,在白老鼠身上施以草甘膦,经过四个月,雌鼠长出乳腺肿瘤,而雄鼠则生出肝肿瘤,甚至发现,无论雌雄都出现雌激素混乱征状。

“此外,在斯里兰卡也有发现,居住在草甘膦施药区的居民常会早年死于肾衰竭;没使用的地区居民则较少出现这类情形。”Dr. Stephanie Seneff表示,也因此,斯里兰卡总统甚至直接宣布禁用草甘膦。

康途健康

图1长期研究除草剂的Dr.Stephanie Seneff在台发表演说,提出草甘膦有影响生物体、环境的证据(摄影/赖郁薇)

草甘膦与免疫性疾病攀升有显著关系

究竟草甘膦是如何影响人体?Dr. Stephanie Seneff 表示,因为草甘膦分子结构类似甘氨酸,甘氨酸是人体中的一种胺基酸,若草甘膦进入人体,草甘膦在人体蛋白质合成过程中,极有可能会被蛋白质误以为是甘氨酸,进而扰乱、破坏蛋白质,使得蛋白质不能去结合其他成分。

“美国近几年来逐渐攀升的自身免疫性疾病发病率,与草甘膦使用量之间有着显著关系。”Dr. Stephanie Seneff表示,因为草甘膦被蛋白质误结合,限制了人体细胞吸收锰、铁、锌等矿物质;而人体也会因这些被污染的蛋白质而产生过度反应、分子模仿等作用反应,导致免疫细胞之间彼此互相胡乱攻击。

Dr. Stephanie Seneff表示,草甘膦也会影响肠道菌的平衡,甚至引起发炎性肠道疾病,造成人体难消化、分解麸质,使得美国越来越多人出现花生过敏、麸质过敏等症状,“也因为肠道无法消化、吸收,进而造成人体营养不足。”

“人体中某些物质也会与草甘膦结合,进而产生有毒物质。” Dr. Stephanie Seneff 表示,肺纤维化、动脉粥状硬化、铁质吸收不良、慢性贫血等病症,恐怕都与草甘膦有关,“短期内你可能感觉不到什么,但毒性会累积,长期人体组织恐会受到影响。”

康途健康

图2Dr.-Stephanie研究指出,草甘膦不仅可能影响人体,甚至可能影响土壤固氮(台达电提供)

草甘膦可能破坏土壤微生物,降低土壤的固氮能力

草甘膦除了有伤害人体之虞,Dr. Stephanie Seneff 更进一步指出,草甘膦也有可能破坏土壤微生物,降低土壤的固氮能力,使得空气中二氧化碳、一氧化二氮浓度增加,“虽然目前还没有实质证据证明两者之间的因果关系,但从种种数据显示,两者之间有高度正相关。”

Dr. Stephanie Seneff解释,草甘膦是一个抗微生物的化学物质,土壤中的微生物、蚯蚓有可能会因为草甘膦扰动蛋白质,而影响其作用能力,使得土壤不易与二氧化碳、一氧化二氮结合,“虽然现在还很难提出具体证据,但从现有数据显示,草甘膦确实影响氮循环。”

此外,Dr. Stephanie Seneff更指出,也因为草甘膦破坏土壤微生物作用,使得土壤肥沃度不断降低,“土地的贫瘠化,使得农夫要一直使用磷酸盐肥料。”

台防检局:台湾使用剂量不高,很快分解?!

虽然Dr. Stephanie Seneff 指出草甘膦恐有影响人体、环境之虞,但台农委会防检局局长黄?昌表示,草甘膦议题确实在欧盟有正、反两方的讨论,但其实草甘膦在农药分类来说,也是轻毒类,“且农药安全还是取决于剂量!”

黄?昌进一步解释,因为台湾作物都是非基改作物,一般都是在种植之前才会施用草甘膦,喷洒于杂草上,而不会将草甘膦灌到土壤里,基本上土壤中的剂量都不会很高;再加上台湾也不像国外利用空中喷洒器施用草甘膦,通常草甘膦用量相对来说不会太大。

“农药安全跟剂量有绝对关系!”黄?昌再三强调,更表示,因为台湾施用草甘膦的量不像国外那么大量,通常很快就被分解了,更以当时在高雄农改场经验说明,“那时候我们施用草甘膦,施用后大概三天,大豆几乎就都能发芽了,发芽率几乎百分百。”

对此,Dr. Stephanie Seneff表示,“ it’s not true(这不太可能!)”更指出,草甘膦极有可能会从环境中的雨水、草进入肉牛、鸡等动物体内,再顺着食物链进入人体。

多吃花椰菜、甘蓝菜降低体内残留

既然如此,怎么保护自己及身边的家人?Dr. Stephanie Seneff表示,多食用含锰、硫成分的食物,像是花椰菜、甘蓝菜等,也能够多喝酸菜汁(国外常见的甘蓝发酵汁),这些方法都能有效降低草甘膦在体内的残留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