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所在位置: 首页 » 肿瘤癌症治疗资讯 » 肿瘤靶向药 » 靶向药奥拉帕利让60%患者3年内不复发,超标准治疗两倍!

靶向药奥拉帕利让60%患者3年内不复发,超标准治疗两倍!

浏览数量: 3483     作者: 康途健康海外医疗印度直邮     发布时间: 2018-10-24      来源: 康途健康癌症靶向药

靶向药奥拉帕利让60%患者3年内不复发,超标准治疗两倍!

    临床肿瘤学科每年有两个影响力最大的国际会议,一个是ASCO(美国临床肿瘤学会年会),一个是ESMO(欧洲肿瘤医学协会会议)。最重要的临床试验结果通常都会在这两个会议上首次公布。


    这几天,ESMO正在如火如荼进行,就在昨天,我们看到了一个重磅试验数据,来自备受关注的PARP抑制剂奥拉帕利在卵巢癌中的3期试验,代号SOLO1。此试验研究奥拉帕利作为维持疗法,治疗新诊断的携带BRCA突变的晚期卵巢癌患者的疗效与安全性。)


    结果非常惊艳!


    最重要的一张图,就下面这个:


奥拉帕利


     整体来看,与安慰剂组相比,奥拉帕利组的无进展生存期显著延长,疾病进展或死亡风险降低了70%!


      因为数据优异,这项研究今天同步作为特别推荐文章发表在了《新英格兰医学杂志》上。


奥拉帕利1


     这次的数据估计很快就会改变卵巢癌的治疗指南。由于奥拉帕利(利普卓)在中国已经上市,所以也会很快给中国患者带来直接帮助。


(二)


      卵巢癌患者就诊时70-80%已经为晚期,通常会选择的初试治疗方案是肿瘤细胞减灭术联合化疗;也就是说一开始使用含铂类的化疗药物,配合手术效果很不错,可以达到部分缓解甚至完全缓解。


但卵巢癌的5年生存率却一直不理想,徘徊在38%左右,因为它特别容易复发。


卵巢癌让医生和患者都很头痛,即使手术和化疗效果不错,通常依然有个别癌细胞残留,经常肉眼都看不到。但就是这些残留,让绝大多数患者早晚都会复发。


这次试验也再次证明了这一点。从上面的图可以看出,刚开始治疗效果不错的患者,如果手术和化疗后只使用安慰剂,中位无进展生存期只有13.8个月。也就是说一半的患者,在一年多一点就复发了。


咋办呢?


在手术和化疗后,尝试加入新药来进行维持疗法。维持疗法的目的,是为了杀死残留的癌细胞。如果成功,就将显著降低复发率,延长患者生存时间,甚至实现临床治愈。


对于那些携带有BRCA突变的卵巢癌患者,奥拉帕利这类PARP抑制剂,理论上是最理想的维持疗法选择。


由于生物学的原因,携带BRCA突变的癌细胞对PARP抑制剂特别敏感,专业上我们称这种现象为“合成致死”。


合成致死

缺失A蛋白的细胞,如果再缺失B蛋白功能,就无法生长,甚至死亡。BRCA和PARP都是细胞内修复DNA的重要蛋白,细胞不能同时丢失BRCA蛋白和PARP蛋白的功能。有的癌细胞已经有了BRCA突变,这时如果再遇到PARP抑制剂,就会死得比较难看。相反,正常细胞有BRCA蛋白,就不会受到明显影响。

 

SOLO1临床试验,就是为了验证使用奥拉帕利用作新诊断的BRCA突变型卵巢癌维持治疗的效果。


由于以往其它临床试验的数据,大家对SOLO1抱有极大的期待,特别希望它能给卵巢癌患者带来新希望。


还好,数据没有让我们失望。


刚才说了,安慰剂组中位无进展生存期只有13.8个月。


而奥拉帕利组呢?


     在经过长达三年半的随访后,居然有一大半患者依然没有出现疾病进展!在三年这个时间点,奥拉帕利组有高达60%的患者依然没有进展,而安慰剂组只剩下27%。奥拉帕利组这条华丽丽的生命曲线,仍在延续......


奥拉帕利组的这些数字,在晚期卵巢癌中闻所未闻。毫无疑问是革命性的突破。


从这次结果来看,PARP抑制剂或许也是越早使用越好。携带BRCA突变的卵巢癌新诊患者,应该考虑尽早使用奥拉帕利进行一线维持治疗。从曲线走向来看,或许真有一部分患者能长期存活,甚至可能实现“临床治愈”;让我们一起等待更长时间的随访数据。


值得说明的一点是,奥拉帕利之所以能成为好的维持治疗药物,除了疗效好以外,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属性就是副作用小。


因为维持治疗通常时间都比较长,如果药物副作用强,是无法使用的,患者会被迫停药。很多化疗药就是因此而无法用于维持治疗。


奥拉帕利在试验中展示了良好的安全性,很少患者因为不耐受而停药。最常见的副作用是恶心、疲劳/虚弱、呕吐、贫血和腹泻,但通常都不严重,对患者生活质量影响较小 。

 

(三)


     下一步呢?


     首先,关于卵巢癌还有一些重要问题需要回答,比如没有BRCA突变的患者,能不能从奥拉帕利维持治疗中获益?奥拉帕利能不能联合其它药物,达到更好的效果? 


从理论上来讲,奥拉帕利联合抗血管生成药物(比如贝伐单抗),或者联合免疫药物(比如PD-1/PD-L1抑制剂),或许能达到1+1>2的效果。


除此之外,奥拉帕利未来的适应症还会扩展,因为BRCA突变肿瘤广泛存在。比如,今年初FDA已经批准奥拉帕利用于治疗携带遗传性BRCA突变的晚期乳腺癌。而就在前几天,奥拉帕利刚刚被FDA授予治疗胰腺癌的孤儿药资质,这有望加速它在胰腺癌,尤其是BRCA突变胰腺癌中的试验进度。


除了奥拉帕利以外,还有好几个其它PARP抑制剂也都在开展各种各样的临床试验。我相信随着对PARP抑制剂的理解增多,使用会越来越精准。毫无疑问,PARP抑制剂将会改变很多患者的命运。


今天,卵巢癌患者是最大的受益人。未来,我们期待PARP抑制剂惠及更多的患者。


致敬生命!




 

参考文献:

1:Moore K, Colombo N,Scambia G, et al. Maintenance olaparib in patients with newly diagnosedadvanced ovarian cancer. N Engl J Med. DOI: 10.1056/NEJMoa18108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