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所在位置: 首页 » 肿瘤癌症治疗资讯 » 临床试验 » 肿瘤药物临床试验,癌症临床试验覆盖15类肿瘤,数十款癌症肿瘤新药临床试验免费招募进行中

肿瘤药物临床试验,癌症临床试验覆盖15类肿瘤,数十款癌症肿瘤新药临床试验免费招募进行中

浏览数量:2200     作者:小康     发布时间: 2021-02-06      来源:康途健康

肿瘤药物临床试验,癌症临床试验覆盖15类肿瘤,数十款癌症肿瘤新药临床试验免费招募进行中


  为了更好地帮助患者们匹配最适合自己的临床试验,小汇整理了当前正在免费招募患者的新药临床试验列表以兹参考。大家可以结合自身情况进行选择,将病理报告、基因检测报告等资料发送给我们,进行申请,接受评估。

  

  实体肿瘤药物临床试验

  01、恩曲替尼(Rozlytrek,ntrectinib,XDX-101)

  靶点:NTRK,ROS1,ALK

  癌种:实体瘤

  恩曲替尼是最著名的三大广谱抗癌药之一,能够广泛地应用于各类癌症的治疗当中。2019年8月15日,FDA加速批准了恩曲替尼上市,用于治疗12岁及以上的NTRK融合阳性成人及儿童患者,患者为转移性疾病或手术切除风险高,在接受治疗后疾病进展或没有已获批的标准治疗方案。

  该批准基于三项研究的结果:ALKA、STARTRK-1(NCT02097810)和STARTRK-2(NCT02568267)。其结果显示,在54例NTRK阳性成年实体瘤患者中,整体缓解率为57%;68%的患者缓解持续时间超过6个月,45%的患者缓解持续时间超过12个月。

  恩曲替尼的另一项适应症为ROS1阳性的转移性非小细胞肺癌成人患者。该批准同样基于上述三项研究的结果,在51例ROS1阳性非小细胞肺癌患者中,整体缓解率为78%;55%的患者缓解持续时间超过12个月。

  与拉罗替尼不同,恩曲替尼是一款多靶点抑制剂,可以靶向NTRK、ROS1及ALK靶点。这样的特点使得恩曲替尼的应用范围更加广泛,有潜力为更多患者带来治疗的希望。此外,恩曲替尼的入脑性很好,对于难治的中枢神经系统肿瘤同样有良好的治疗效果。

  目前,恩曲替尼治疗多种实体瘤患者的临床试验正在进行,存在NTRK、ROS1或ALK突变的局部晚期或转移性实体瘤患者,可以通过文首或文末的联系方式进行申请。

  02、拉罗替尼(Larotrectinib,ITRAKVI)

  靶点:NTRK

  癌种:实体瘤

  2018年11月26日,FDA加快批准了拉罗替尼上市,用于治疗NTRK融合突变的局部晚期或转移性实体瘤成人和儿童患者,这些患者可能缺乏标准治疗方案,或在接受其他治疗后病情持续进展。

  该批准基于三项临床试验的结果:LOXO-TRK-14001(NCT02122913)、SCOUT(NCT02637687)和NAVIGATE(NCT02576431)。其中拉罗替尼治疗的整体缓解率为75%,其中完全缓解率22%,部分缓解率53%。

  2019年ESMO大会上,研究者公开了SCOUT试验和NAVIGATE试验的最新数据。在153例可评估的患者中,拉罗替尼治疗的客观缓解率达到了79%,其中完全缓解率16%,部分缓解率63%;另有12%的患者疾病稳定、未发生严重进展,这意味着,有91%的患者从拉罗替尼治疗中获益了!

  除了很高的缓解率,拉罗替尼治疗的缓解持续时间也非常出色。在108例确诊的患者中,中位缓解持续时间长达35.2个月,中位无进展生存期达到25.9个月。也就是说,患者能够从拉罗替尼治疗中获益达到近3年!

  目前,拉罗替尼治疗多种实体瘤的临床试验已经获得中国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的批准,正在招收患者。患有NTRK1、NTRK2或NTRK3融合突变阳性的局部晚期或转移性恶性肿瘤,且已经接受过其它标准方案治疗无法耐受或无法受益的患者,可以通过文首或文末的联系方式进行申请。

  03、RX208

  靶点:BRAF V600E

  癌种:实体瘤

  BRAF突变可能见于多个癌种,约50%~70%的恶性黑色素瘤、40%~70%的乳头状甲状腺癌、35%~60%的卵巢癌、5%~15%的结直肠癌、1%~3%的非小细胞肺癌患者存在BRAF突变,整体约占全部恶性肿瘤的8%。BRAF V600E是BRAF突变最常见的亚型。

  RX208由润新生物自主研发,是一款针对BRAF V600E突变的选择性小分子抑制剂药物。RX208是继RX108(全新小分子Na+/K+-ATP酶抑制剂)和RX518(第三代全新小分子表皮生长因子受体酪氨酸激酶抑制剂[EGFR-TKI])后,润新生物自主研发的第三个进入临床试验的1类新药。RX208具有药物活性强、选择性高的优点,未来有望开发成为更加安全、有效的BRAF V600E突变小分子抑制剂,造福更多患者。

  目前,RX208正在面向全国范围内招募BRAF V600E突变阳性的晚期恶性实体肿瘤患者,标准治疗失败、无标准治疗方案或现阶段不适用标准治疗均可参与。有需求的患者可以通过文首或文末的联系方式进行申请。

  04、AB011注射液

  靶点:Claudin 18.2

  癌种:实体瘤

  AB011为科济生物医药(上海)有限公司自主研发的重组人源化Claudin 18.2(CLDN18.2)单克隆抗体药物,也是国内研发的首款针对这一靶点的单克隆抗体,于2019年12月获得NMPA许可开展临床试验。

  Claudin 18.2是包括胃癌在内的各类消化系统肿瘤重要突变,在胃癌中的检出率可以达到约60%,有潜力成为单克隆抗体药物的靶标选择。

  目前,AB011正在面向全国范围内招募Claudin 18.2表达阳性的晚期恶性实体瘤患者,标准治疗失败、无标准治疗方案或没有条件接受标准治疗的患者均可参与。有需求的患者可以通过文首或文末的联系方式进行申请。

  05、WXFL10030390(WX390)

  靶点:PI3K/mTOR

  癌种:实体瘤或淋巴瘤

  WXFL10030390(WX390)是一款针对PI3K/mTOR靶点的小分子抑制剂药物,由嘉坦医药研发。

  PI3K-Akt-mTOR通路在细胞的生长、分化、凋亡等各个生理过程中都发挥着至关重要的作用,其信号通路异常可能发生于各类癌种中。PI3K为通路上游,mTOR为通路下游,均有药物研发。三阴性乳腺癌、胃癌、小细胞肺癌等目前靶向治疗效果欠佳的癌种均可能存在一定比例的PI3K-Akt-mTOR通路异常,因此针对这一通路的靶向药物具有多癌种或泛癌种的治疗潜力。

  目前,WX390正在面向全国范围内招募晚期恶性实体瘤或淋巴瘤患者,标准治疗失败、无标准治疗方案或现阶段不适合标准治疗的患者均可参与。有需求的患者可以通过文首或文末的联系方式进行申请。

  06、TL118

  靶点:NTRK

  癌种:实体瘤

  TL118是一款由我国药企苏州韬略自主研发的靶向药物。与已经获得了FDA批准上市的拉罗替尼和恩曲替尼相似,TL118是一款针对NTRK靶点的靶向药物。

  目前TL118用于治疗NTRK基因融合的晚期恶性实体瘤的Ⅰ期临床试验已经开始招募患者,存在NTRK融合突变的晚期或转移性恶性实体瘤患者,经标准治疗失败或无标准治疗方案,或不适合接受其它方案治疗的患者,可以通过文首或文末的联系方式进行申请。

  07、CVL218

  靶点:BRCA1/2

  癌种:乳腺癌、前列腺癌、肺癌、膀胱癌、胃癌、肠癌、胆道肿瘤、胰腺癌、黑色素瘤、脑胶质瘤

  CVL218是一款针对多种晚期或转移性恶性肿瘤的广谱抗癌药,属于PARP抑制剂,主要针对 BRCA1 或 BRCA2 基因突变的患者。目前正在招募的癌种虽非全部实体瘤,但基本涵盖了常见癌种。

  与同为小分子PARP抑制剂药物的奥拉帕利等相比,CVL218的生物利用度更高、疗效更好,无明显蓄积、安全性更好,制剂稳定性高、储存简单、方便使用,能穿过血脑屏障、可治疗脑部病灶,多组织中药物浓度高、适应症更广,选择性更强、脱靶毒性更低。

  目前,CVL218的临床试验正在招募的癌种包括乳腺癌、前列腺癌、肺癌、膀胱癌、胃癌、肠癌、胆道肿瘤、胰腺癌、黑色素瘤、脑胶质瘤等。存在BRCA1或BRCA2突变的晚期或转移性恶性肿瘤患者可以通过文首或文末的联系方式进行申请。

  08、RX108

  靶点:Na+/K+-ATP酶抑制剂

  癌种:肝癌、胆管癌、脑胶质瘤、头颈癌、PI3K突变的实体瘤、STK11突变的肺癌、子宫内膜癌、宫颈癌、卵巢癌等

  RX108是润新生物自主研发的全新小分子Na+/K+-ATP酶抑制剂。Na+/K+-ATP酶是强心苷类药物的主要作用靶点,新的研究表明它与肿瘤细胞的发生、发展、迁移及分化相关。Na+/K+-ATP酶作为构架蛋白,集结多种质膜上临近的蛋白,装配形成有信号转导作用的复合体,激活下游信号转导通路。通过抑制Na+/K+-ATP酶,几种信号途径交叉起作用,可以引起肿瘤细胞周期阻滞、自噬和凋亡。因此,抑制Na+/K+-ATP酶可通过多种途径发挥抗肿瘤作用,为研制新型抗肿瘤药物开辟了一个新的途径。

  目前,RX108治疗多种实体瘤的临床试验正在进行,肝癌、胆管癌、脑胶质瘤、头颈癌、PI3K突变的实体瘤、STK11突变的肺癌、子宫内膜癌、宫颈癌、卵巢癌等局部晚期或转移性实体瘤患者,若常规治疗失败或没有常规治疗方案,都可以尝试接受RX108的治疗。符合标准的患者,可以通过文首或文末的联系方式进行申请。

  09、HWH340

  靶点:同源重组修复缺陷

  癌种:实体瘤

  造成同源重组修复缺陷(HRD)的原因很多,包括胚系BRCA1/2突变、体系BRCA1/2突变、HRR突变等等,在癌症基因检测中经常检测的BRCA突变,只是同源重组修复缺陷的其中一个原因。

  HWH340是一款PARP抑制剂,但与绝大多数PARP抑制剂不同,这款药物,可以用于治疗因各种原因而导致的、存在同源重组修复缺陷的癌症患者。符合标准的患者,可以通过文首或文末的联系方式进行申请。

  10、SIM-201

  靶点:NTRK,ROS1,ALK

  癌种:实体瘤

  SIM-201是自主研发的二代抗肿瘤NTRK多激酶小分子抑制剂,能够潜在靶向NTRK、ROS1和ALK原发性突变和NTRK、ROS1继发性耐药突变,已获得新药临床批文,并计划于2020年底之前在中国启动Ⅰ期临床试验。

  目前,SIM-201的临床试验还在筹备阶段,符合标准的实体瘤患者可以通过文首或文末的联系方式提前进行申请,试验开启时我们会及时进行通知。

  11、莱古比星

  靶点:化疗药物对靶点无特殊要求

  癌种:实体瘤

  莱古比星是一类我国自主研发的新型蒽环类化疗药物,基于多柔比星偶联而成,可以降低药物的心脏毒性及其对免疫系统造成的损伤,同时延长药物在患者体内的半衰期,同时能够达到在抑制肿瘤生长的同时促进抗肿瘤免疫反应的双重效果。

  由于这样的特点,与多柔比星相比,莱古比星对于正常细胞的伤害更小,造成的心脏毒性、过敏性、溶血性及血管与肌肉刺激性更小,安全性更高。临床前试验证实,莱古比星联合PD-1抑制剂治疗,完全缓解率可达到多柔比星联合PD-1抑制剂的7倍!

  同时,莱古比星对于肝内病灶及骨转移有良好的治疗效果。目前,莱古比星的Ⅰ期临床试验正在招募患者,晚期恶性实体肿瘤可以通过文首或文末的联系方式进行申请。

  12、溶瘤病毒T601

  靶点:无

  癌种:实体瘤

  溶瘤病毒是一种经过基因人工修饰或自然选择之后的特殊病毒,它们能够对癌细胞造成杀伤,但不会伤害正常的人体细胞。

  究其原因,经过基因修饰之后的溶瘤病毒无法阻止细胞“自杀”,因此在它感染健康细胞后,健康细胞可以通过“自杀”来阻止病毒的复制及在附近传播;而癌细胞已经放弃了“自杀”的能力,因此溶瘤病毒可以安心地在这个不会死亡的细胞中复制,并将它“撑爆”,释放更多溶瘤病毒进入肿瘤病灶之中。

  在癌症治疗领域,“溶瘤病毒”是一个比较新的概念。2020年8月7日,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药品评审中心发布了“关于公开征求《溶瘤病毒类药物临床试验设计指导原则(征求意见稿)》意见的通知”,这可能是溶瘤病毒在许多患者面前的第一次亮相。

  事实上,国内外对于溶瘤病毒的研究已经进展了许多年。2005年时,首款溶瘤病毒疗法H101获我国药监局批准上市,用于治疗头颈癌。但限于资金问题,这一疗法沉寂了很长一段时间。2015年,FDA批准了用于治疗黑色素瘤的溶瘤病毒制剂——Talimogene laherparepvec(OncoVex,T-VEC),这是国外的首款获批溶瘤病毒药物。

  如今,“溶瘤病毒”终于再次回归了我国患者的视野。由我国自主研发的溶瘤病毒制剂T601治疗晚期恶性实体肿瘤患者的临床试验正在招募患者。晚期恶性实体肿瘤患者可以通过文首或文末的联系方式进行申请。

  非小细胞肺癌药物临床试验

  01、CT-707

  靶点:ALK

  癌种:非小细胞肺癌

  CT-707是一款我国自主研发的创新药物,为二代ALK抑制剂药物,主要针对克唑替尼耐药的晚期ALK阳性非小细胞肺癌患者。CT-707也是曾被誉为“国药之光”的重要创新药物,Ⅰ期临床试验中,初治患者客观缓解率87.5%,克唑替尼耐药患者客观缓解率83.3%,两类患者疾病控制率均可达到100%。

  目前,CT-707已经获得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批准开展Ⅱ期临床试验,ALK阳性晚期非小细胞肺癌患者可以通过文首或文末的联系方式进行申请。

  02、伯瑞替尼

  靶点:MET

  癌种:非小细胞肺癌

  伯瑞替尼是一款我国自主研发的络氨酸激酶受体(MET)抑制剂药物,又称c-MET抑制剂。伯瑞替尼的临床疗效数据曾在2020年AACR年会上公开,引起了广泛的关注,整体缓解率达到30.5%,疾病控制率高达94.4%,疗效非常出色。

  目前,伯瑞替尼的Ⅱ期临床试验正在免费招募国内患者,存在c-MET异常的晚期非小细胞肺癌患者可以通过文首或文末的联系方式进行申请。

  03、TQ-B3101

  靶点:ROS1

  癌种:非小细胞肺癌

  TQ-B3101是一款针对ROS1突变阳性非小细胞肺癌的新药。ROS1又被称为非小细胞肺癌的“钻石”突变,针对这一靶点的药物疗效整体非常出色,不良反应也较少,且在研药物种类繁多,患者生存希望比较乐观。

  目前,TQ-B3101的临床试验正在招募中,ROS1阳性的局部晚期或转移性非小细胞肺癌患者可以通过文首或文末的联系方式进行申请。年龄超过75岁的患者,同样有机会申请入组。

  04、JMT-101

  靶点:EGFR ex20in

  癌种:非小细胞肺癌

  JMT-101是一款针对EGFR外显子20插入突变(EGFR ex20in)型非小细胞肺癌患者的国内研发自主创新药物。目前,国内已有疗法对于EGFR ex20in患者的治疗效果欠佳,JMT-101身负“破局”重任,疗效非常值得期待哦。

  目前,JMT-101治疗非小细胞肺癌的Ⅰ期临床试验已经在招募患者,存在EGFR 20号外显子插入突变(包括重复突变)阳性的ⅢB或Ⅳ期非小细胞肺癌患者可以通过文首或文末的联系方式进行申请。

  05、谷美替尼(SCC244)

  靶点:MET

  癌种:非小细胞肺癌

  谷美替尼(SCC244)由上海药物所研发,为络氨酸激酶受体(MET)抑制剂,又称c-MET抑制剂,主要针对三类MET突变的患者。与其他c-MET抑制剂相似,谷美替尼有缓解率高、安全性良好等多个特点。

  目前,谷美替尼治疗非小细胞肺癌的临床试验正在招募患者,存在c-MET改变的Ⅲb/Ⅳ期非小细胞肺癌(包括肺肉瘤样癌)患者可以通过文首或文末的联系方式进行申请。

  06、CK-101(RX518)

  靶点:EGFR

  癌种:非小细肺癌

  CK-101(RX518)是一款由润新生物研发的药物,主要针对EGFR靶点。在2017年AACR年会上公开的临床前研究数据中,RX518在小鼠体内展现出了良好的抑癌效果,抑制肿瘤生长高达90%~95%,有良好的治疗潜力。

  在针对人类患者试验中,RX518治疗19例EGFR突变阳性非小细胞肺癌患者,8例(42.1%)达到部分缓解,所有患者均达到了疾病控制,整体疾病控制率100%,其中84.2%的患者病灶体积相对基线时减小;在8例初治患者中,6例(75.0%)达到了部分缓解;在基线时发生了脑转移的6例患者中,3例(50.0%)达到了部分缓解。

  目前,RX518正在面向全国范围内招募EGFR突变阳性(19外显子缺失、21外显子L858R或T790M突变),或患者既往使用EGFR-TKIs显示临床获益(部分缓解或完全缓解,或疾病稳定超过6个月),不适合手术或放疗的局部晚期或转移性非小细胞肺癌患者,有需求的患者可以通过文首或文末的联系方式进行申请。年龄超过75岁的患者,同样有机会申请入组。

  07、Taletrectinib(DS-6051b,B-106)

  靶点:ROS1

  癌种:非小细肺癌

  Taletrectinib(DS-6051b,AB-106)是一款由日本第一三共株式会社研发的创新药物,主要抑制ROS1及NTRK1/2/3突变。Taletrectinib以DS-6051b的暂定名在日本及美国完成了Ⅰ期临床研究,后由我国葆元生物引进国内并开始进行Ⅱ期临床试验,名称暂定为AB-106。

  目前为止,AB-106已经在Ⅰ期研究中展现出了较好的治疗潜力。在2018年ASCO大会上,研究者公开了Ⅰ期安全性、耐受性和剂量限制性毒性研究的结果。6例ROS1融合阳性的非小细胞肺癌患者中,2例患者达到部分缓解,2例患者疾病稳定,整体来说,整体缓解率达到33.3%。

  在2018年5月的Oncotarget上公开了日本研究的结果,在可评估的3例克唑替尼耐药患者中1例达到部分缓解,2例患者疾病稳定,整体缓解率33.3%;9例非克唑替尼耐药患者中,1例达到完全缓解,5例达到部分缓解,整体缓解率66.7%,疾病控制率100%。研究中共纳入了5例脑转移患者,其中1例患者的颅内病灶达到完全缓解。

  目前,AB-106正在面向全国范围内招募局部进展或全身转移性晚期(Ⅲb期或Ⅲc期或Ⅳ期)ROS1突变阳性非小细胞肺癌患者,接受克唑替尼治疗失败或未经克唑替尼治疗均可;年龄超过75岁的患者,同样有机会申请入组。有需求的患者可以通过文首或文末的联系方式进行申请。

  08、Repotrectinib(瑞波替尼,PX-0005)

  靶点:ROS1,ALK,NTRK

  癌种:非小细胞肺癌

  与LOXO-195一样,TPX-0005同样是一款能够靶向NTRK抑制剂治疗后耐药突变的二代药物。与恩曲替尼相似的,TPX-0005对于NTRK、ALK和ROS1这三类突变均有抑制效果,目前已经有部分研究结果公开。

  截至2020年7月,已经公开的研究数据包括:TPX-0005治疗初治的ROS1阳性非小细胞肺癌患者,客观缓解率达到86%;治疗经过TKI及化疗的非小细胞肺癌患者,客观缓解率达到40%;治疗经过TKI但未接受化疗的ROS1阳性非小细胞肺癌患者,客观缓解率达到67%;治疗NTRK阳性TKI经治的晚期实体肿瘤患者,客观缓解率达到50%。

  可以说,不论是作为ROS1抑制剂,还是NTRK抑制剂,TPX-0005都拥有非常出色的潜力。目前这款广谱抗癌药已经来到国内,正式招募携带ROS1融合基因的非小细胞肺癌的这意味着,国内的患者也有机会免费接受国际抗癌新药的治疗。有需求的患者可以通过文首或文末的联系方式进行申请。

  09、HA121-28

  靶点:EGFR,VEGFR,RET

  癌种:非小细胞肺癌

  HA121-28为一款口服用药的多靶点抑制剂药物,对于EGFR、RET等靶点均有抑制效果,同时具备抗血管生成和抗肿瘤的效果,对于肿瘤细胞和组织的杀伤能力更强,并具备广谱抗癌的潜力。

  目前,HA121-28治疗RET突变非小细胞肺癌的临床试验正在进行中,标准治疗失败的晚期患者,可以通过文首或文末的联系方式进行申请。

  10、AMG510

  靶点:KRAS G12C

  癌种:非小细胞肺癌,结直肠癌

  AMG510是首款冲破KRAS突变“难治”的障碍、抵达了临床阶段的KRAS G12C抑制剂,已经在临床前研究与初步的人体研究中展现出了一定的疗效,并被FDA指定为孤儿药,成为了患者最触手可及的“希望”。

  AMG510治疗KRAS G12C突变型的多种胃肠道恶性肿瘤患者的Ⅰ期CodeBreaK 100试验研究结果最早公开于2020年ESMO大会亚洲分会。其结果显示,在42例KRAS G12C突变型结直肠癌(大肠癌)患者中,整体缓解率为7.1%,疾病控制率达到了76.2%。绝大多数患者对于治疗的耐受性良好,并未发现剂量限制性毒性、严重或致命的不良事件以及会导致治疗中断的不良事件。

  而在包括胰腺癌、阑尾癌及胆管癌等在内的其它胃肠道恶性肿瘤的治疗中,AMG510同样展现出了稳定的疗效,整体缓解率6.7%,疾病控制率66.7%。

  目前,AMG510的临床试验尚未正式进入国内,但已经处于筹备阶段,计划首先从非小细胞肺癌的适应症开始,逐步突破。存在KRAS G12C突变的患者,可以通过文首或文末的联系方式进行申请。

  小细胞肺癌药物临床试验

  01、盐酸米托蒽醌脂质体注射液

  靶点:化疗药物对靶点无特殊要求

  癌种:小细胞肺癌

  盐酸米托蒽醌脂质体为化疗药物,与多柔比星(阿霉素)同属于蒽环类药物,这一类药物的特点在于,它们能治疗的癌种比其他任何类型的化疗药物都要丰富,同时疗效较好,是目前最有效的化疗方案之一。适用蒽环类药物的癌种包括白血病、淋巴瘤、乳腺癌、子宫癌、卵巢癌和肺癌等。

  临床研究显示,与多柔比星相比,米托蒽醌的心脏毒性较小,安全性更好。其抗肿瘤活性与多柔比星相当或略高,同时明显高于环磷酰胺、氟尿嘧啶、甲氨喋呤、长春新碱和阿糖胞苷,且抗瘤谱广,可用于多个癌种的治疗。米托蒽醌与很多常用抗肿瘤药有协同作用,与多柔比星只有部分交叉耐药性。

  目前,米托蒽醌二线治疗小细胞肺癌的临床试验正在招募中。年龄18~70周岁、仅接受过含铂类化疗或放化疗方案系统性一线治疗的小细胞肺癌患者,可以通过文首或文末的联系方式进行申请。

  乳腺癌药物临床实验

  01、安瑞泽

  靶点:HER2

  癌种:乳腺癌

  安瑞泽(HS022)是一款赫赛汀(曲妥珠单抗)的国产仿制药,由浙江海正药业研发,同样针对HER-2靶点。长期以来,曲妥珠单抗都是治疗乳腺癌最重要的靶向药物,作为一款标准治疗方案,大大改善了乳腺癌患者的生存情况。

  在本项研究中,研究组与对照组将分别使用安瑞泽+长春瑞滨与赫赛汀+长春瑞滨治疗,以对比安瑞泽和赫赛汀的疗效。无论患者加入哪个治疗组,都能接受到充分的治疗。无法实施根治手术和/或放疗的复发或转移性HER2阳性乳腺癌患者,可以通过文首或文末的联系方式进行申请。

  02、普维替尼

  靶点:HER2

  癌种:乳腺癌

  普维替尼是一款由我国自主研发的1.1类新药,属于一种小分子抑制剂药物,对于HER2靶点有较好的抑制力,其治疗效果与曲妥珠单抗相似,同时具有治疗多种实体瘤的潜力。

  目前,普维替尼治疗HER2阳性乳腺癌的临床试验正在进行,有需求的患者可以通过文首或文末的联系方式进行申请。

  03、阿特珠单抗

  靶点:PD-L1

  癌种:三阴性乳腺癌

  阿特珠单抗是首款获批用于治疗三阴性乳腺癌的免疫检查点抑制剂药物,适应症为与白蛋白结合性紫杉醇联合治疗不可手术切除的局部晚期或转移性三阴性乳腺癌患者,患者PD-L1表达水平≥1%。在此前公布的数据中,接受阿特珠单抗+紫杉醇治疗的患者中位无进展生存期为7.4个月,客观缓解率53%;而接受安慰剂+紫杉醇治疗的患者中位无进展生存期为4.8个月,客观缓解率为33%。

  长期以来,乳腺癌患者术后采用的辅助治疗方案多为化疗、靶向治疗或内分泌治疗。三阴性乳腺癌患者无法从内分泌治疗及HER2靶点的靶向药物治疗中获益,仅能采用化疗方案。此次免疫检查点抑制剂药物阿特珠单抗的加入,有望改善三阴性乳腺癌患者的治疗情况。

  目前,阿特珠单抗正在面向全国范围内招募患有肺转移性可手术治疗的Ⅱ~Ⅲ期三阴性乳腺癌患者,在手术前接受新辅助治疗。有需求的患者可以通过文首或文末的联系方式进行申请。

  乳腺癌、卵巢癌、前列腺癌药物临床试验

  01、HTMC0453

  靶点:PARP1/2

  癌种:乳腺癌、卵巢癌、前列腺癌

  HTMC0453是一款小分子PARP抑制剂,于2020年2月12日被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NMPA)药品审评中心授予临床试验默示许可,获准进行新药临床研究。批准适应症为:①治疗BRCA1/BRCA2基因突变(包括胚细胞和/或体细胞突变)的复发性卵巢癌;②治疗BRCA1/BRCA2基因突变(包括胚细胞和/或体细胞突变)的胰腺癌、前列腺癌。

  HTMC0435主要通过抑制PARP的活性和在DNA损伤处捕获PARP两种机制,阻断癌细胞DNA损伤修复,进而加重癌细胞的DNA损伤,促使其死亡,以达到其抗肿瘤的目的。

  目前,HTMC0435治疗乳腺癌、卵巢癌和前列腺癌的临床试验已经开启,主要招募BRCA1/2突变的实体瘤患者,符合标准的患者可以通过文首或文末的联系方式进行申请。

  胃癌药物临床试验

  01、金妥昔单抗

  靶点:VEGFR2/KDR

  癌种:胃癌

  金妥昔单抗是一款雷莫芦单抗的“Me Too”药物,作用机理相似,疗效也相似,同属于抗血管生成类药物。

  目前,金妥昔单抗联合紫杉醇治疗晚期及转移性胃或胃食管结合部腺癌患者的临床试验正在开展中。患有晚期或转移性胃或胃食管结合部腺癌,既往接受过含铂类联合氟尿嘧啶类药物一线化疗期间或治疗结束后3个月内疾病进展的患者,可以通过文首或文末的联系方式进行申请。

  02、Zolbetuximab(IMAB362)

  靶点:Claudin 18.2

  癌种:胃癌

  Zolbetuximab针对最近大热的Claudin 18.2靶点,曾在2016年ASCO大会上公开了令人瞩目的优秀疗效数据,治疗局部晚期或转移性胃癌患者,将患者的无进展生存期和总生存期延长了近一半。

  目前,Zolbetuximab正在为踏入中国市场做出努力,Ⅲ期临床试验计划招募约40%的中国患者,其针对局部晚期不可切除或转移性胃及胃食管交界处腺癌患者的临床试验正在开展中。存在局部晚期不可切除或转移性胃或胃食管交界处腺癌,且≥75%的肿瘤细胞表达CLDN18.2的患者,可以通过文首或文末的联系方式进行申请。年龄超过75岁的患者,同样有机会申请入组。

  03、CAR-T

  靶点:Claudin 18.2

  癌种:胃癌

  CAR-T细胞治疗属于免疫治疗的范畴,目前为止,已经在包括白血病和淋巴瘤等的治疗中展现出了卓越的疗效,并有多款疗法上市。

  Claudin 18.2是胃癌的新兴靶点,其在所有胃癌中的检出率接近60%。CAR-T细胞疗法与Claudin 18.2靶点相结合,可以最大限度地覆盖到各类经标准治疗失败或耐药的患者。

  在2019年ASCO大会上,CAR-Claudin18.2 T细胞治疗胃癌及胰腺癌患者的临床数据显示,在12例患者中,1例患者疾病完全缓解,3例患者达到部分缓解,5例患者疾病稳定,仅2例患者疾病进展;整体来说,整体缓解率达到33.3%。

  目前,这项试验已经率先由国内胃肠道肿瘤享负盛名的北京大学肿瘤医院胃肠肿瘤科开展,评估自体人源化抗claudin18.2嵌合抗原受体T细胞在晚期实体瘤中的安全性及功效。患有晚期胃癌或胃食管交界处癌,且经过标准治疗失败的患者,可以通过文首或文末的联系方式进行申请。

  结直肠癌药物临床试验

  01、C019-199片

  靶点:CSF1R

  癌种:结直肠癌、胰腺癌、黑色素瘤、腱鞘巨细胞瘤

  CSF1R的全称是集落刺激因子1受体,也被称为巨噬细胞集落刺激因子受体或CD115。最初,科学家在阿尔兹海默氏病和脑损伤后的小胶质细胞中发现了CSF1R基因表达水平的异常升高。随着研究的深入,科学家们逐渐发现,除了一些炎性疾病,CSF1R突变还与乳腺癌、慢性粒细胞白血病等众多类型癌症的发生相关。同时,CSF1R还经常过量表达于肿瘤相关巨噬细胞中。

  C019199片是一款由我国药企福建海西新药创制自主研发的创新药物,为CSF1R抑制剂,已经于近期获得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批准,正在进行Ⅰ期临床试验(CTR20202045),用于治疗结直肠癌、黑色素瘤、胰腺癌及腱鞘巨细胞瘤。局部晚期或转移性的患者,若标准治疗失败、无标准治疗方案或无法接受标准方案治疗,可以考虑参加本项临床试验。符合标准的患者,可以通过文首或文末的联系方式进行申请。

  膀胱癌、肝内胆管癌药物临床试验

  01、ICP-192

  靶点:FGFR

  癌种:膀胱癌,肝内胆管癌

  ICP-192为我国药企自主研发的第二代泛FGFR抑制剂,对FGFR家族四个激酶均有很强的抑制效果。FGFR全称成纤维细胞生长因子受体,是一类原癌基因,其突变可能导致的癌种包括肝内胆管癌和膀胱癌等。多种FGFR抑制剂的临床试验数据表明,很多FGFR变异类型的患者均可在FGFR抑制剂治疗中获益。

  ICP-192为二代泛FGFR抑制剂药物,具有特异性更强、药效更持久、对耐药突变仍然有效且有效性及安全性更高的特点,临床前研究已经展现出了出色的潜力。

  目前,ICP-192治疗胆管癌和膀胱癌的临床试验均在招募患者中。不可切除或转移性膀胱尿路上皮癌或肝内胆管癌患者,若至少存在下述中任何一种基因突变(FGFR3基因突变:R248C、S249C、G370C、Y373C;基因易位/融合:FGFR2-BICC1、FGFR2-CASP7、FGFR3-TACC3、FGFR3-BAIAP2L1),可以通过文首或文末的联系方式进行申请。年龄超过75岁的患者,同样有机会申请入组。

  非霍奇金淋巴瘤药物临床试验

  01、MRG001

  靶点:CD20

  癌种:非霍奇金淋巴瘤

  注射用MRG001是靶向CD20的抗体药物偶联物(ADC)药物,能够在治疗癌症的同时最大限度避免对正常组织的伤害,降低对人体的副作用。

  目前,MRG001正在面向全国范围内招募经过含抗CD20抗体标准治疗后的CD20阳性复发或难治B细胞非霍奇金淋巴瘤患者,有需求的患者可以通过文首或文末的联系方式进行申请。

  腹膜癌(恶性胸水、恶性腹水)药物临床试验

  01、SCB-313

  靶点:化疗药物对靶点无特殊要求

  癌种:腹膜癌;恶性胸水、恶性腹水

  SCB-313是一款由我国三叶草生物制药自主研发的创新药物,为重组人肿瘤坏死因子相关凋亡诱导配体(TRAIL)-三聚体融合蛋白,主要用于治疗三项适应症(腹膜癌、恶性胸水、恶性腹水)的患者,目前有5项临床试验分别在中国和澳大利亚进行招募。

  长期以来,恶性胸水、恶性腹水一直被视为癌症治疗中的巨大挑战,严重影响患者的生活质量及生存期,治疗困难,患者的需求高度未满足。利用蛋白质三聚体化技术,靶向激活依赖三聚体功能结构的癌细胞凋亡TRAIL信号通路,SCB-313能够引起癌细胞的死亡。同时,通过胸腔给药与腹腔给药的方式,SCB-313能够更有效地抵达病所,发挥治疗效果。

  目前,SCB-313正在面向全国范围内招募需进行穿刺引流的恶性腹水,或需引流以缓解呼吸症状的恶性胸水,或原发性和继发性恶性腹膜癌患者患者,有需求的患者可以通过文首或文末的联系方式进行申请。年龄超过75岁的腹水患者,同样有机会申请入组。